杨洪欣:”尽快建立完整的供应链”

采访SVOLT的首席执行官杨红心,关于这家中国公司在萨尔州投资10亿欧元的新电池工厂。

蜂巢此次为建厂投资20亿欧元,是目前为止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在欧洲的最大单笔投资。有哪些因素让蜂巢决定了此次的重磅出击?

做出这一决定有两方面考虑。宏观方面来看,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长最快的就是中国和欧洲,由于中国受到疫情和补贴退坡影响,欧洲今年的增速甚至还要快于中国。不过欧洲的问题在于,本土车厂的电池需求量很大,自身却并没有特别出色的电池企业。欧洲车企虽然也在扶持本土动力电池产业,但他们的行业积累不足,对供应链的掌握也不如中国企业。所以这个市场体量很大,但本土没有相配的供应商和供应链,宏观上存在入场机会。

另一方面,从现实层面来看,我们已经拿到了一家规模可观的欧洲整车厂的订单,将从2022年底开始交付。同时我们也在与德国几家大型整车厂洽谈业务合作,着眼2023年以后的项目。有了这样的保底订单,我们在欧洲建厂就有了支持。此外,我们的建厂动作是分步实施的,先启动投资规模比较小的模组与电池包工厂建设,第二步才是电芯工厂。20亿欧元是在5年内陆续投资的总额,而且并非全部都是自有资金,也包含融资和补贴部分。

本地汽车制造商对电池的需求很高

蜂巢在萨尔州落户的选择吸引了许多注意力,这一选址决定考虑了哪些因素?

有很多原因。首先,我们的第一个客户在法国,而无论是地理距离还是文化,萨尔州与法国都非常亲密。这个州的地理位置非常好,它既可以辐射法国也可以辐射德国,是整个欧洲的中心地带。其次,萨尔州的汽车工业也比较发达,州内有许多相关企业和工厂,比如采埃孚(ZF)、福特等等。第三就是萨尔州当地政府对我们此次落地建厂的态度相当积极,也给予了很多支持。

欧洲汽车电动化正在加速,许多传统车企开始启动转型。进入欧洲市场竞争,您认为蜂巢的产品有哪些显著优势?

我们有三大优势。首先我们做的是方形叠片电池,而其他许多企业使用的还是方形卷绕工艺。无论是安全性能、循环寿命还是能量密度,我们的叠片电池都更有竞争力,这是我们在动力电池领域开创的一条新路线。

第二点,我们能够做高能量无钴电池,计划明年6月份就开始量产,这是全球首家掌握自主知识产权、拥有核心专利的真正的无钴电池。许多欧美企业经常收到关于产品中钴元素来源的质询,因为全球80%的钴来自刚果金,而当地的钴矿开发产业涉及到很多童工问题和人身安全问题。这些现象是难以杜绝的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再使用钴。我们是第一家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公司,而且拥有专利,对于国际客户而言,这样的产品是非常具备吸引力的。

第三,蜂巢能源的制造系统和质量管理系统都脱胎于整车企业,这是行业内的第一家。许多其他电池企业的前身是3C数码产品企业,但数码产品的质控体系跟汽车的车规级要求是不同的。汽车这种运动产品的工况非常复杂,高寒、高温、颠簸、高海拔……对安全的要求因此非常高。我们是真正第一家做到车规级标准的工厂。

与中国市场相比,欧洲市场的扩展工作需要特别着眼哪些不同之处?

进入欧洲市场一定会遇到许多本土问题,但最核心的问题是人才团队的建设。我们首先要建立一支真正的国际化团队,运营体系也要在法律、文化等多重意义上做到合规。我们目前的欧洲总裁是一位在汽车行业工作了30多年的德国人,他在欧洲参与过多家工厂建设,也管理过中国业务,因此对中欧文化和法规都非常熟悉。我们的首席运营官、首席财务官等等团队成员也都具备几十年外企工作经验,拥有国际化背景。虽然一定会面临很多挑战,但我认为只要把人才团队建立起来,把运营体系健全起来,其他的具体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。

我们还计划在欧洲建立一个研究和开发中心

蜂巢能源在欧洲市场的开发方面有哪些战略目标?

我们希望,进入欧洲的不仅是一家工厂,还能包括我们的技术研发和服务。我们想要完成本地化,为客户全方面解决问题,也希望能够带动本土产业共同进步。如果单纯只靠本土的寥寥几家企业,其实很难带动一条产业链的形成。蜂巢能源等中国电池企业进入欧洲市场以后,能为当地带来的最大贡献,就是帮欧洲快速打造整条产业链、带动技术研发、促进人才体系的活跃。我们也正计划在欧洲建立一家研发中心,继续为服务客户、为产业进步出一份力。

除了在技术、服务方面具有竞争力,未来我们还会随着整体市场情况做出下一阶段产能规划。根据我们的预测,整个欧洲市场的电池需求量到2025年将达到300吉瓦时。而我们目前的规划产能只有24吉瓦时。因此未来当我们把市场打开、产品和服务做好之后,可能会逐步加大规划。本土化、拥有一定竞争力、能为当地做出贡献,这就是我们的战略定位。

Maëva Bontempi
23.04.2021
von Maëva Bontempi